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SARS-CoV-2可以影响社会行为

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SARS-CoV-2可以影响社会行为

2021 / 01 / 31

一群在心理学,生物学,神经科学和医学领域具有专业知识的科学家撰写了一篇论文,该论文使用了进化论的观点来解释和评估新冠疫情。新型SARS-CoV-2病毒已感染全球近4000万人,并导致了100万人死亡。它严重影响了全球经济。

这篇论文发表在10月22日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其中包含了关于该流行病的10个见解。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心理学副教授Athena Aktipis和新墨西哥大学急诊医学系教授Joe Alcock共同撰写了一份关于病毒可能如何影响人类社会行为的见解。

造成新冠疫情的SARS-CoV-2病毒可能通过干扰免疫系统,并影响大脑和神经系统来破坏人们的社会行为。

Aktipis说:“进化论可以在许多层面上用来理解新冠疫情的情况,包括细胞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对社会和文化的影响。众所周知,病毒和其他感染因素通过在传染性最高的时期抑制疾病感来影响宿主的社交行为,因此我们将这种思路应用于SARS-CoV-2。”

病毒在传染性最强时会改变免疫系统的反应。让人感觉良好。 免疫系统蛋白质被称为干扰素,它能够协调人体对病毒的反应。而SARS-CoV-2病毒会干扰这种免疫系统蛋白质,

“我们认为干扰素是我人类生病时导致社交退缩和其他疾病行为的元凶。”Alcock说,“通过阻断干扰素,SARS-CoV-2病毒有可能操纵我们的行为并使我们与其他人保持互动,这对病毒传播是有益的,但对我们不利,对公共健康更不利。”

病毒还会通过攻击大脑来影响社会行为。有些时候SARS-CoV-2病毒会在脊髓液中被发现,这意味着它可能会穿过血脑屏障,直接影响大脑和神经系统。它还改变了人们对疼痛的感觉,并造成了某种形式的神经功能障碍,包括头痛、头晕,甚至脑组织受损,近三分之一住院的新冠患者都是如此。

“我们不知道SARS-CoV-2对大脑的影响是该病毒的一种适应还是一种病毒通常逃避免疫系统的副产品。新冠的神经系统症状可能是宿主对感染的生理反应,但根据间接证据,这种病毒可能在操纵行为从而不让我们感受到不适,以此采取更多的社交行动。”Aktipis说。

没有气味的确凿证据

感染SARS-CoV-2有许多症状,但对Aktipis和Alcock来说,嗅觉和味觉的丧失是感染病毒的一种“确凿的证据”,这表明这种病毒可能是一种能够操纵人类行为的传染因子。其他影响嗅觉的传染因子也与行为的改变有关。刚地弓形虫在猫的粪便中很常见,是弓形体病的罪魁祸首。它可以改变人们的决策方式,是这种传染病的一个例子。

“SARS-CoV-2病毒和每一种传染性病原体一样,正在通过进化的方式来满足其自身的进化需求,它可能正在影响我们的感受,通过我们来进行病毒的传播。传染性病原体可以影响我们的情绪和行为,我们应该研究SARS-CoV-2是否控制影响了我们的行为,并借此机会促进传播。这可能不是我们原本的意志,但我们也很有可能并不总是扮演操控别人的角色。我们也可能被控制。我们需要知道这种病毒是否会影响我们的社会行为,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预测大流行传播的后果,并更好地去控制和管理它。”Aktipis说。

关闭